GHOST

【苏凰】桂花酿(上元节贺文)

louisanana:

 


食用前预警:有肉,素食者慎入。苏兄没死,苏凰婚后设定。


 


♂♂♥♥我是上元节的分界线♥♥♀♀


过节了,送上皮薄馅多的肉汤圆,绝对甜,不甜不收钱!


第一次写船,本来想1000字左右,但一不小心洪荒之力一发不可收拾Σ(っ°Д°;)っ。顺便证明别看苏兄平时文文弱弱的,还是可以开得动大船的人……


求保佑不被和谐,万一的话我再发外链吧……


关于桂花酿的传说,来源于百度百科。


感谢 @奇遇🌸✨🌸 ,对肉馅部分的建议,爱你❤


然后,以下是正文。


♂♂♥♥我是上元节的分界线♥♥♀♀


 


       凉夏之夜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霓凰梳洗过后,回到卧间。见梅长苏只穿着中衣,靠在榻边,手上随意地翻着一本书,但心思却不在那字里行间。


       霓凰取来一件外袍披在他身上,说道:“如今虽已是夏末,兄长还是多穿点好,夜间容易受凉。”


       梅长苏放下书,悻悻地答道:“夫人说的是,都听夫人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怎么?还在气我和蔺大哥没让你喝那桂花酿?”霓凰笑着。


       平日里来无影去无踪的蔺晨,今日突然带上两坛子桂花酿上门,说是要好好叙旧。但却说此酒虽性温,长苏也不宜喝。


       于是乎自晚饭过后,他们三人便坐在亭中,但把酒谈天说地的是霓凰和蔺晨,梅长苏只能独自喝茶。独自喝茶也无妨,但他每每一说话,蔺晨便来一句此酒如何如何,霓凰你觉得呢?最后,梅长苏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二人喝光了两坛子桂花酿,自己默默地灌着茶水。


       “怎敢啊,我的夫人和大夫都说我不能喝,自然是不能喝的。”梅长苏一边拉着霓凰坐到他身旁,一边笑道,“对了,你什么时候开始跟那江湖郎中这般聊得来的?”


       霓凰回想起刚才梅长苏那一脸郁闷的表情,着实好笑,于是伸手勾上他的肩膊,道:“怎么?兄长吃醋啦?”


       虽不是什么烈酒,但霓凰喝得不少,脸上泛起了丝丝红潮,酒香随着她的话语,流入梅长苏的鼻息,引得他内心一股躁动。


       他伸手一勾霓凰的鼻子,笑了一声:“胡闹!”


       霓凰却双手搂过他的腰身,把头靠在他胸前,说道:“早知道就不把酒喝光,该留一些下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方才才说我不能喝呢,这么快就心软啦?”


       “谁说给你喝的?”霓凰说着,一手轻轻地抚上梅长苏中衣的前襟,随之将其拉开,探入他的胸口。


       梅长苏隔着衣服抓住她那不安分的手,却听到霓凰的声音从他的胸前传来:“传说把桂花酿涂在所爱之人的胸口,便可在轮回转世中,相守三生三世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她的话没说完,梅长苏便感到胸前传来一阵温热,他不禁一颤。待他回过神来之时,却发现自己上身的衣服已被扒开,胸膛裸露着,而他的霓凰,正埋首于他的胸前。她的舌头所到之处,尽是浓郁的酒香。她细细地品尝着他的每一寸肌肤,最后来到他的左胸,忽地咬住胸前的突起。


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”梅长苏叫出了声,“霓凰……”。


       他的声音比平日低沉,带着隐忍。然而他怀中的人儿却没有理会他,而是继续用她的唇齿厮磨着,吸吮着。直到梅长苏的呼吸越发急促,才缓缓地松开那已被她吻的红肿的地方。


       “我的夫人可是喝醉了呢?”呼吸终于稍稍平顺了点,梅长苏轻轻地说道。


       霓凰抬起头来,她的脸比方才更加潮红,盘起的发髻部分散落,几根俏皮的发丝勾在唇边,甚是撩人。她却是不知自己如今的样子有多么诱人,伸手抚上梅长苏的鬓角,用指腹摩擦着他的痣,说道:“我的夫君这么好看,酒不醉人人自醉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就让为夫帮你醒醒酒吧。”边说着,梅长苏便把她横抱起来,跨了上床。霓凰还没反应过来,就已被他压在身下。


       他覆上她的唇,重重地吸吮着;他的舌扫过她的唇齿之间,再长驱直入,卷起桂花的芬芳,那浓烈的酒香在双舌的交缠下,沁入他的心底,让人迷醉。


       他的手抚过霓凰的额发,滑至她的脸,她的颈脖,勾开她的前襟,揉捏着她的柔软。


       在霓凰的记忆之中,她的林殊哥哥的双手,是那么的宽厚,上面覆着一层粗糙的茧,在寒冬腊月依然是温暖的。那双手牵着她的小手,走过上元节的灯会;那双手拉着她的弓弦,教会了她百步穿杨;那双手捧着她的脸,在出征梅岭的前夜,“待我凯旋归来,便娶你过门”……


       现在抚摸着她的梅长苏的这双手,她也很喜欢。白皙的皮肤,修长又骨节分明的手指,指尖就算在炎炎夏日依然透着微凉。这双手,既是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,又能执着秋毫,写下隽永的诗词,画下明丽的丹青,或是抚着琴弦,奏出婉转的《凤求凰》,铮铮的《将军令》。


       梅长苏的指尖顺着她胸前的柔软下滑,却突然停了下来。那是一道又深又长的疤痕,从左胸的下方一直延伸至肩胛后。记得在新婚之夜,他第一次见到她的身体时,眼泪便直直地落了下来。而他的小女孩却反而安慰着他,“林殊哥哥,不要哭,我一点都不痛的……”怎么可能不痛呢?就差那么一点点,便刺穿心脏了。每每他触摸她的身体,他都会泛起无尽的愧疚。他的霓凰,他的小女孩,本应在他的羽翼之下,幸福地笑着,而不是在刀剑往来的战场上厮杀。


       他松开了她的双唇,沿着他刚刚双手抚摸过的地方吻了下来。他一遍又一遍地吻着那片柔软,细舔着那道伤痕,像是要把这十多年来的伤痛抚平。他的手沿着她滑如琼脂的肌肤继续往下,冰凉的指尖带着火种,燃尽了她的理智,随着那指尖的拨弄,不自觉地发出了娇羞的低吟,比他的琴音更为婉转动听。


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”就在梅长苏吻上她的花瓣那一瞬间,霓凰轻轻地惊叫了一声,下意识地想把双腿合起来,却被那人的手禁锢着不能动弹。梅长苏抬起头,眯着眼睛笑道:“夫人这是怎么了?”


       “没……没什么……”霓凰答着,一脸通红。虽然他们成婚已有些时日,但床笫之间,这样的接触却不常有。倒不是说梅长苏不愿,而是霓凰自觉羞涩。


       然而此刻,也许是乘着醺意,她像是忘了平日的羞涩,轻轻闭上双目,感受着温热的舌来回滑过娇嫩花瓣,在那愈发肿胀的花蕊上打着卷儿,又倏地吸入口中,细细地啃咬着,像是报复她刚才在他胸前的肆意妄为,惹得花儿的主人一阵阵的战栗。梅长苏随之将舌头探入那花芯之中,啜取着那缓缓沁出的芳蜜。


       霓凰在他的撩弄之下,居然不自觉地把双腿张得更开,迎上了他。似乎是听见埋首于下方的人因为她的举动而发出了一丝嬉笑,霓凰睁开双眼,发现经过方才的一番肆意,自己早就衣不蔽体,发髻亦已散落,凌乱不堪,而那个罪魁祸首,却只是半裸着上身,乌发玉冠仍整洁如初。霓凰不禁心有不甘,便伸手抚上梅长苏的枕后,玉指伸入他的发间,用力撕扯着。梅长苏并不为所动,反而加重了舌尖的力度,惹得霓凰的全身又是一阵酥麻。他们像相互报复一样,霓凰继续撩乱着他的的玉冠,另一只手拔下了冠上的玉簪。一头青丝散落,覆在她的双腿和小腹上,乌发雪肤,两种分明的色泽刺激着她的双眼,那人额上的薄汗聚成小滴,沿着他侧面的发际滑下,流去她看不见的深处。霓凰突然发现,原来一个男人,也可以妖娆至此……然而,她的身体已不容她继续流连,一股熟悉却又带着有一丝陌生的感觉袭来,尽管只在一室之中,她却仿佛看见了夏末漫山遍野的桂花,凉风卷起无数花瓣飞舞于繁星点点的夜空,渐渐融入了空气中弥漫着的酒香,溢出一池馥郁芳香的桂花佳酿……


       霓凰还沉浸于那花香萦绕之时,梅长苏便已再次覆于她的身上,不知何时,他已把衣服褪去,那炽热紧贴在她的腿间,让她不禁清醒了几分。梅长苏凑近她的耳边,轻啜着她的耳垂,用略带沙哑的声音说着:“我夫人的桂花酿果真是芳香甘醇让人回味啊。”面对他如此挑逗的言语,霓凰并没有理会,而是任由他继续噬咬着耳垂,那滚烫的尖端在他刚刚亲吻过的地方来回游走,却又并不急于深入。


       厮磨了那么一会儿,霓凰便扳过梅长苏的头,让他在正上方俯视着她,他的青丝落在霓凰的脸侧,跟她的乌发缠绕在一起,稍稍挡住了周围的灯光。梅长苏朦胧之中看着霓凰的脸,早已褪去初时的羞涩之态,换之以动情过后的妩媚之姿。霓凰双手勾上他的后颈,靠近了两人的脸,伸舌舔过梅长苏嘴角那一丝残留的佳酿,用那极为挑逗的声音说道:“你怎么老是那么多话?有完没完的”,继而玉腿环上他的腰,“就不能快点吗?”


       梅长苏轻轻一笑,托起霓凰的纤腰:“都听夫人的”。语毕一下便将欲望沉入那熟悉的温润。他突如其来的深入,让霓凰有些不适,皱紧了眉头闷哼了声。梅长苏却是受了鼓舞般,急速的律动起来。每一下,那被他撩拨到极致的柔软都会愈发紧密地缠绕着他,让梅长苏欲罢不能的贪恋。每每缠绵至情动之处,他的小女孩会不吝惜呻吟低喊,那娇啼声比夜莺更甜美,生生地刺激着感官,让他无法自持的迷乱。曾经,明知道自己碰不得,却又失控地紧握着她意欲抽回的手;明知道自己要不起,又是忍不住拂去她乌发上的落英;想将她推开,却又拥她入怀;许她下一世,又怕她狠心地喝下孟婆汤,了却一生的哀思……而如今,他不会再放手了,那个娇憨可人的穆家郡主,还是那个光风霁月的南境女帅,都是他林殊的!哪怕下一刻就要堕入修罗地狱,这一刻也要抵死缠绵!


       霓凰感到身上之人在不自觉中加快了动作,她那双原本环在他腰上,却因无力而逐渐下滑的腿被托起,勾于他的肩上,把她弯成羞人的姿势。铁血沙场,千军万马,她从不畏惧,但在她的林殊哥哥身下,轻轻的触碰,便能让她溃不成军。她的脚尖在空中摇晃着,画出一道道绮糜的曲线,每一下撞击都在她的深处击起滔天的巨浪,她被淹没于浪中,只感到力已殆尽,为了不让自己堕入深渊,双手努力攀着梅长苏的上臂,留下一道道的划痕。曾经,她两次含泪带笑地送他而去,若即若离,欲爱不能……而如今,不会再让他离去了,那个鲜衣怒马的少年将军,还是那个琴韵茶香的温润公子,都是她穆霓凰的!她用力绞缠着,直到她身上之人发出一声低吼,她随之只觉迷离欲醉,目不能视……


       “霓凰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“林殊哥哥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他的霓凰,她的林殊哥哥,便是那最烈的情丝绕……


 


       凉夏之夜,桂香满庭。


       ……


 


End


♂♂♥♥我是上元节的分界线♥♥♀♀


 


(以下不是正文)


       翌日,湖畔,亭中。


       “长苏,昨夜的桂花酿好喝吗?~”
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“哎哟还真被我猜对了呀?怪不得这都日上三竿了,长苏啊长苏,你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“飞流,蔺晨哥哥说等会儿马上就要走了,去厨房跟吉婶说一声,不用准备他的午饭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好!(´▽`)ノ♪”


       “你大爷!ヽ(#`Д´)ノ┌┛〃”



评论

热度(293)

  1. 涛心永恒nana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