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HOST

君知否(四十六)

我们都是列战英~:

天色微明时,霓凰才浅浅睡去,朦胧中只觉得船厢外有些响动,身边人也坐了起来,霓凰迷迷糊糊地一伸手,便拉住他的衣摆,感觉他在自己肩头亲了一下,轻声道:“我去去就来。”霓凰方才松开手,又勉强睡了一会。

待霓凰彻底清醒了,坐起身来,穿上蔺晨的长衫,看着地上自己那凌乱不堪的衣服,也是有些皱眉,真是百密一疏,竟没有多备一套衣服在船上,可。。。哪里知道会这么激烈的。。。正想着,只听船厢门响,蔺晨走了进来,他只着了中衣中裤,那中衣衣带还断了几根,所以也是半敞着,衣摆上还有几枝梅花,虽是衣衫不整,却不见狼狈,倒另有一番风流之姿。

蔺晨手里捧着一叠衣物,走到霓凰面前坐下,笑道:“还算他们有良心,派人来送了衣裳,还有一个船夫,只是没想到昨晚某人太不小心,将船橹都踢掉了,他们现在回去取个新的,咱们先换衣服吧。”

此时天光大亮,两人面面相对互相看得分外清楚,没有了暗夜做掩护,霓凰终于还是有些脸红,站起身来,向蔺晨一伸手道:“衣服给我,我去那边换。”说完指了指船尾方向的屏风。

蔺晨抬头看她,只见自己的长衫穿在她身上松松垮垮,随便系的两根带子只勉强遮住她的腰腹,从锁骨以下连带着胸前的雪白皆是若隐若现,而两条修长的玉腿更是完全暴露在眼前。蔺晨微微一笑,伸手抚上霓凰的小腿,一边摩挲一边道:“何必那么麻烦,我来帮你换可好?”

霓凰咬了咬嘴唇,轻声道:“你。。。你别胡来。”

蔺晨用手绞住长衫的衣摆,慢慢往下拉,眼看着那衣服就要从霓凰肩头滑下了,霓凰忙双手拢住衣服,顺势坐下身来。蔺晨不待她落座,便一环她的腰,将她置于自己怀里,一手慢慢解着长衫的衣带,一手捻了捻霓凰的耳垂,笑道:“我哪里胡闹了?从始至终我都是很认真地在和你闹啊。”

霓凰又被蔺晨逗弄得有些喘息,便也伸手抚上蔺晨的前胸,微微闭上眼睛,红唇微张,蔺晨低头轻轻吻上,手上不停,很快便将那长衫剥下了。霓凰双手也揽上了蔺晨的脖颈,但两人吻了一会,霓凰却不见蔺晨有下一步动作,不禁微微仰头,两人唇舌分开,霓凰水眸微张,迷蒙地看着蔺晨。

蔺晨笑道:“还有半刻估计船夫就回来了,我也没有把握这么快能结束啊,要不,此事咱们回去再议?”

霓凰眼神清明了几分,发觉自己竟一丝不挂地窝在蔺晨怀里,不禁咬牙道:“那你不让我换衣服?”

蔺晨转头在那叠衣物里翻了翻,用食指挑起一个抹胸,在霓凰胸前一比,道:“我这不正要给你换吗?”说完便真的认认真真给霓凰从里到外地穿起了衣服。

霓凰自成年以来,便没用侍女给她更过衣,此时被蔺晨伺候着倒有些不习惯,何况蔺晨的手指总是不经意间碰到她一些敏感的位置,惹得她心里一阵颤抖,脸上却不能显示出来,只好闭上眼睛,让自己尽量忽略那份悸动,

过了一会,蔺晨还真的给她穿了个七七八八,霓凰睁开眼,看眼前的蔺晨依然是那个一夜风流后的落拓样,不禁道:“你难道要这样回去不行?”

蔺晨放开手,容霓凰站起来再整理衣服,自己也站起来道:“这样不好吗?这衣带是小凤凰扯的,梅花是小凤凰画的,我这个人也彻底烙上了小凤凰的印,可不要出去昭告天下?”

霓凰瞪他一眼,嘴角却忍不住笑,一眼瞥见那地上还有几件衣服,明显是男装,霓凰便伸手开始解蔺晨的衣带,边解边道:“礼尚往来。”

蔺晨也不阻她,反而伸开双臂,似乎真在等霓凰伺候更衣,霓凰见他这样不禁皱了皱眉,手上加快将他中衣脱掉,又伸手覆在他中裤的腰上,微微下蹲,向下一拉,没想到蔺晨并未着亵裤,于是他便这么赤裸裸地站在了霓凰面前,而那熟悉的地方似乎又有了昂扬的趋势。

霓凰本想让蔺晨慌一慌,没想到先稳不住的还是自己,霓凰也不好意思抬头看蔺晨,只是忙弯腰去地上拿衣物。突然,霓凰只觉得身下一凉,竟是裙摆被掀开了,随即自己的裤子也被往下一拉,几乎是同时,自己的身体便被蔺晨猛的填满了。

霓凰惊呼一声,一时站立不稳,跪倒在地上,双手忙撑住地面,蔺晨与她丝毫不离,一并跪在她身后,双手握住她的纤腰,极速大力地动作起来,之前几次他从未如此急迫,霓凰一时不能适应,只觉得体内酸麻难耐,不禁道:“你。。。慢点。。”

蔺晨粗重的喘息声中夹杂着低哑的声音,道:“慢不了了,小凤凰。。。你点的火,你来灭!”说完便更加快速地挺动,霓凰只觉得自己腰部以下要被撞散了,但没想到,没有那温柔挑动的前奏,如此简单粗暴的动作也带给她另一种刺激,霓凰很快便感受到了高峰的快感,高呼出声后,手臂无力,整个人便栽在软榻上,而蔺晨也低吼一声,猛力几个往复后,便俯身紧紧抱住霓凰的腰肢。

两人都略微平复了一下呼吸便分开了相接处,蔺晨在霓凰的裸臀上吻了一下,方抱直她的身体,让霓凰靠在自己胸前,此时两人对调,蔺晨未着寸缕,而霓凰倒是穿戴整齐,除了那褪至小腿的裤子。。。

蔺晨擦了擦霓凰额头上的汗,有些心疼地吻了一下她的脸颊,道:“对不住。。。”

霓凰虽累,但也不是不能承受,便道:“哪里有那么多对不住?”

蔺晨轻轻一笑,道:“只有在你手里,我才变得不像我了。”

霓凰转过身子,双手攀上蔺晨的肩背,也笑了一下道:“我又何尝不是呢?”说完便轻轻在蔺晨唇上啄了一下道:“不过,刚才那样我可不喜欢。”

蔺晨手从霓凰裙下探上去,轻轻揉捏着,道:“为什么?”

霓凰扭了扭腰,想摆脱蔺晨的手,没想到却让他更加深入了些,不禁吸了口气,颤声道:“我看不见你。”

蔺晨觉得自己也有些血热,但此时此地确是不能再造次了,只好咬牙将手撤了出来,紧紧环住霓凰的腰,邪气地笑了一下道:“小凤凰不喜欢,以后咱们不用就是了,可用的姿势还有那么多,改天我找本书给你,咱们一起参详参详可好?”

霓凰觉得自己一句正经话必能引来蔺晨一句不正经的话,自己要敢说不正经的话,那蔺晨简直有一车不正经的话等着她,自己此生在这件事上怕是赢不过他了。想到这,霓凰只好将头伏在蔺晨肩上,掩盖自己已经泛红的脸。

蔺晨笑得有些出声,正在此时,只听船头有些动静,像是有人上船,蔺晨拍了拍霓凰的后背,道:“此时害羞也晚了,走吧,那帮人还等着看我的笑话呢。”

蔺晨和霓凰回到庆府的时候已经接近晌午,蔺晨携了霓凰走进府内,一眼便看见飞流在树上躺着,树下坐着未名正在看书,庆林扶着朱砂在院中散步。这四人也是第一时间便看见蔺晨和霓凰的身影,各人脸上的表情都有些精彩。

蔺晨不待他们说话,便大喊一声:“飞流!”

飞流忙飞下树,三两步跑到他们面前站定,蔺晨面无表情道:“昨天谁让你游到岸边的?水还冷,生病了怎么办?”

飞流看了看霓凰,没说话。

蔺晨道:“以后霓凰姐姐和你说的事,你也要和我提前说一声,知道吗?”

飞流又看了眼霓凰,只好噘着嘴点点头。

“好了,玩去吧!”蔺晨一语落地,飞流便跑没了影。

眼看朱砂往这边走,蔺晨却快步走到未名面前,从怀里掏出一幅画,道:“你这拙作难得还入了小凤凰眼,你若能闭嘴,这幅画我便勉强收下了,兴许会放在琅琊阁小凤凰的画像集里。”

未名看了一眼画,又看了一眼站在远处的霓凰,见她正看向自己,微微笑了一下,未名心里一乱,便冲蔺晨道:“成交。”

蔺晨笑着点了点道:“多谢。很多事,都多谢了。”说完便将画重新揣到怀里。

正在未名低头不知在想什么的时候,朱砂已经走到霓凰身边,两人低声说着什么,蔺晨突然将霓凰拉到身后,冲朱砂道:“我还没说你呢,砂砂,你给我家小凤凰乱吃什么东西!还敢瞒着我!反了你了吧!你不要以为你有孕在身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!”

蔺晨这个急赤白脸的样子把朱砂唬得一愣,那庆林哪里看得过去,用力一拍蔺晨的肩膀道:“你到底在说什么?!”

蔺晨一挥他的手,道:“不关你的事,你不懂!”说完便打了个哈欠,冲庆林道:“我和小凤凰都累了,要回去补个觉,中饭晚饭都送过来啊。行了,你们接着溜达吧,多走走有助生产。”然后便拉上霓凰往后院走去。

庆林一听多走路有利生产,忙扶着朱砂又走了起来,走了不到两圈,朱砂突然“哎呀”一声,庆林吓了一跳,朱砂却大声冲未名道:“未名!咱们竟让他混过去了!”

未名早已拿起了书,此时抬眼看了朱砂一眼,道:“是啊,白想了那么多取笑他的话。”

庆林却是一头雾水,道:“你们在说谁?”

“还能有谁?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家伙呗!”朱砂气哼哼地瞪了一眼蔺晨离去的方向。



(我现在终于可以情节不够船来凑啦!哈哈哈大笑三声!你们心心念念的春宫图已埋伏好,就是不知何时启用呢~)

评论

热度(164)

  1. 七色乳酸君我们都是列战英~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