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HOST

【三生三世】(靖凰)(苏凰)

奇遇🌸✨🌸: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第一世 传说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第八章

      该来的总会来的,无论你怎样躲着。

      上元节刚过,吴国已遣使入楚,呈上求亲国书。并告知霓凰,萧景琰已于正月初六离吴,正月十九便可抵郢都。

      因正值年节休朝,苏哲收到消息反而晚些,黎纲来报时,他正在侍候父亲苏林吃药。还未待黎纲说完,苏哲手中的药碗,便跌落在父亲榻前。

      十年前苏林的阴谋被苏哲识破,军权又被苏哲趁机架空,连番打击下,这个往来不败的沙场将军便病了。苏哲遍访名医,却留不住不恋尘世之人。此时的他仿佛被抽干了血肉的僵尸,枯朽的躺在那里。当看到苏哲灰败的脸时,他深陷的眼窝里,昏黄的眼珠,忽的闪起阴鸷的光。

      苏林咯咯咯的笑着,尖声说道:“原来我们一样,算尽天下,算不来一人。”他声如夜枭,已不知是悲还是恨。

      萧景琰,萧景琰,你怎么敢?苏哲牙关紧咬,恨毒的眯起眼。他绝望的颤抖着,胸闷的发不出丝毫语声。他已听不见任何声音。脑中不断盘旋的,是昨日霓凰的一番言辞。

      自从上次秋围,苏哲便一直不安着。霓凰眼中闪耀的星芒,脸颊流转的光彩,都让他慌乱不堪。上元节宫宴上,霓凰言辞之外每多卸任之意,苏哲心焦意乱,便借赏梅邀霓凰同游。



      楚后极爱白梅,楚王便于宫中开了一处小园子,取名冷香苑,他又四处寻来珍品植于苑中,经过几十年的悉心培育,每到冬季白梅繁盛,目之所及尽是碎玉满树。今年春晚梅花仍开得正盛,霓凰手抚着一支白梅,轻声问道:“今日苏哲哥哥邀霓凰赏花,怕是有话要问霓凰吧?”她问的情浅,身后苏哲看的痴缠。奈何她背着苏哲而站,看不见他深若幽潭的目光,藏了多少眷恋。



      寒风吹过,几朵白梅跌落她发间。苏哲不自觉的伸手帮她拂去,却惹来霓凰下意识的回手拂离。苏哲心中一紧,有些尴尬的收回手,他不落痕迹的将手隐于袖中,亦将她发间白梅攥在手心。稍稍转身看着远处梅花道:“儿女情长怎比江山如画,公主真的打算上表周天子,请辞护国公主一职?”

      “穆青以近成年袭爵,这江山如画早晚是要交给他的,我穆霓凰铁血十年,这护国二字,也该去了它了。”霓凰说的执意,勾着唇角笑的坚决。

      “穆青年幼,尚不足以担此大任。”苏哲仍执意规劝。

      霓凰笑的浅淡,一派的心意已决。反驳道:“霓凰一届女流,有苏哲哥哥帮扶,都可走到今日,更何况青儿是你亲手所教。以后不免要仰仗苏哲哥哥了。”

       苏哲正自想的入神,忽觉袍袖被拉动了几下,他一惊回神,循着力道看去,原来是父亲苏林唤他不应,正抓着他袍袖,费力的扽着。苏林见他回身,忙伸手自枕下摸出一支墨玉小瓶,吃力地举向他,枯瘦的脸颊上,有兴奋的潮红。毒蛇般的眸光闪着惑人的光,故作神秘道:“若想留下她,总是有办法的。”他声如划铁,听的人一身颤栗。



      苏哲若有所思的望了会儿,终是如受了蛊惑般,伸手接了玉瓶,他举在眼前看了片刻,才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他似已隐隐知晓,问得仿若自语。



      苏林咯咯咯地笑着,无力的倒回榻上,他眼睛望着顶账,看的却是虚无的远方。呢喃道:“这可是好东西啊!你用了就知道他的妙处⋯⋯呵呵呵⋯⋯几十年的相思,其妙无穷,其妙无穷,呵呵呵……”他似是想到了什么,面容扭曲着,竟有几分妖异。

      “我跟你不一样。黎纲,备车。”强撑着仅存的一丝理智,勉强自齿缝挤出拒绝的话。转身向外走去,只是不知为何,他并未放下手中玉瓶,反而在袖子的掩映下,越握越紧了些。

      身后的苏林冷眼看着,声若幽灵的说道:“你早晚会发现,我们是一样的。”他咯咯咯的阴笑着,震的人头皮发麻。

      楚王宫中,苏哲苦苦劝说着,对面的霓凰,仍是一脸的不为所动。她听了这会儿子,似是有些烦了。竟不耐的起了身,走向身旁书柜,随手抽出一卷竹简佯装阅看。

      苏哲怔怔的望着她背影,心中五味杂陈。她的小凤凰,终于要飞走了吗?我于你究竟是什么?兄长?还是可倚重之人?我的心不比萧景琰少一分,你真的看不到吗?



      苏哲越想越混乱,竟鬼使神差的拿出了玉瓶。没有想象中的慌乱,此刻的他出奇的平静,仿佛可以听见那淡绿色的液体,滴落茗汤的声音,叮咚,叮咚,荡着涟漪。



      “既然公主心意已决,苏某便以茶代酒,祝公主从此顺心顺意。”苏哲的声音无波无澜,却字字清晰坚定不移。

      霓凰闻声回头,巡视苏哲的眼略带警觉。他的心她不是不知道,这十年刻意疏离,只因一来心有所属,不该让他存有幻想。二来虽然苏哲不说,但是可以毒害楚王,又让苏哲顾虑良多之人,霓凰并非猜不到。只是这么多年,他呕心沥血一心扶助自己,霓凰与他又是自幼相识,实在不忍见他伤怀。

      想到这里,霓凰低叹一声,缓步走回几前,伸手执起陶碗,对苏哲浅浅一笑道:“苏哲哥哥,霓凰亦希望你诸事顺遂。”她真的想要放下一切恩怨,这祝福亦是万分真诚。

      苏哲却是未置可否,举起杯将自己掩于团团水雾间,勾唇笑的惨淡,如果诸事顺遂,这茶应换了合卺交杯才对吧。带着三分绝然,他将茶一饮而尽后,竟如喝酒般反手对霓凰亮了杯底。

      霓凰却是未疑有他,抬手将茶尽饮入腹。她弯腰想将茶杯放回几上,却突觉一阵晕眩袭来,竟让她站立不稳,忙伸手撑上几案,手中的陶碗啪的一声跌落脚边。

      霓凰闭上眼,狠甩了一下头,想甩开这股晕旋,睁开眼却只觉更堪了些,心中已知不好。她凝力于掌用力一推案几,想強撑着先走出偏厅,却因控不好力道,踉跄的向后倒去。她只觉脚下虚浮一片,蹬蹬蹬连退几步,倒入了早已立于她身后的苏哲怀里。

      后背的温暖感触让霓凰心神一荡,咬牙甩开心中异样,回转身来一把抓了苏哲衣襟,质问道:“你给我喝了什么。”她语声已含混不清,听起来更像呻吟。

      苏哲伸手揽上她腰肢,只轻轻一拉,霓凰便不由自主的靠近了。他抬手抚上霓凰粉颈,笑的温柔却冰冷,俯身在她耳边低语道:“不过几十年相思尔。”他故意呵着气,撩拨的霓凰浑身颤栗。

      霓凰神智已几近失去,她紧攥着苏哲衣襟,不知想推却还是想靠近。失焦的眼睛望着苏哲,却发现他和景琰在渐渐重叠,霓凰眨了眨眼,想要分辨清楚。她愣愣的看着,渐渐忘了周遭一切。

      怀里的霓凰星眸迷茫,朱唇半张。抓着苏哲衣襟的手,不知何时已扶上他肩膀。苏哲抚着她脸颊,嘴唇轻扫过她眉眼,他的动作温情款款,只是冷冷的眸子里,却毫无温度可言。他像一部冰冷的机器,机械的走着该有的程序。

      拔下珠钗散下她一头青丝,冰冷的唇缓缓覆上她的温软。苏哲小心的吻着,蜻蜓点水般浅尝既止,仿佛霓凰是易碎的瓷器。霓凰,你一定会怨我吧?他的心因不安而颤抖着,迟迟无法火热。

      霓凰却是药力渐强,她不满的呢喃着,双手环上苏哲颈子,用力的将他拉向自己。她尽力的仰着头,有些贪婪的吮吸着他的唇瓣,直到那冰凉渐渐温热,她又伸出湿滑的小舌,探入苏哲口中,诱惑他来侵占她的。

      苏哲渐渐开始无法思考,唯一的神智全集中在霓凰身上。他们的身体慢慢纠缠在一起,不自觉地互相解去身上束缚。



      苏哲俯身抱起衣不蔽体的霓凰,转身向内室走去。她因受药力所惑,在他怀中仍一味的不安着,纤手在他胸口胡乱的划着,小嘴啃咬着他的颈子,留下一串吻痕。苏哲彻底的迷乱了,也许霓凰亦是喜欢我的。他心中燥意浮动,脚步也是越来越快。



      待行至榻边,苏哲俯身放下霓凰。还未抽出被她压在身下的手,便被霓凰一手抓着衣襟,一手勾着后颈,直接拽着倒在了她身上。她咯咯笑着,柔软的胸膛,一震一震的摩擦着苏哲的,让他一阵心痒难捺,亦低笑了出来。

     苏哲爱恋的抚去霓凰颊边乱发,一惯清冷的眸子,一闪一闪的亮着火光。他缓缓的靠近着,想去亲吻他的小凤凰。身下的霓凰却突然安静了,她娇俏的撅着嘴,媚眼如丝的望着苏哲,原本抓着他衣襟的手,随着他缓缓的俯身,亦慢慢向上爬着,终于双手交握,圈抱着苏哲。深情说道:“景琰哥哥,我好想你。”她声如春水,甜糯的快要化掉。

      浑身的血在这一刻被抽空殆尽,苏哲的笑瞬间凝结,眸中的繁星点点覆灭,取而代之的是嗜血的殷红,那是地狱之火,烧得他一刻成魔。



      苏哲忽的直起身,挣开她圈在自己颈间的手。他跨坐在霓凰身上,随手抽出她腰间宫绦,将绳子一端绑上她手腕,另一端绑到榻角缕空处。又抽出自己的,绑了她另一只手。听霓凰仍呢喃不断,一把扯了她胸前裹胸,两手一团狠狠塞入霓凰口中。



      直到此刻,霓凰面上才稍有惊恐之色,她迷离的双眼圆睁着,似不悦,似不解,却又勾魂摄魄的诱惑。苏哲剧烈的喘息着,猛的噙擭住她胸前的柔软,死命的揉捏吸吮着,带着妒恨之火,将彼此烧的火热。

      你想抱萧景琰的手,我不要。

      你想亲他的唇,我不吻。

      你呼唤他的声音,我不听。

      我只要你是我的,只能是我的。

      执念的火焚尽了苏哲最后的理智,他毫不怜惜的侵入霓凰,未经人事的处女地。带着绝望,疯狂的律动和侵占。



      苏哲双目赤红,狠狠的盯视着身下霓凰。看她疼的身子弓起,痛苦的呼喊被堵在嘴里,变做声声唔咽。她一头乌发被冷汗浸透,湿漉漉的贴在颊边。随着他每一次无情的深入,霓凰都痛苦的摇着头,双手无助的扯着宫绦。她将宫绦拽的僵直,深深陷入肉里,却仍是无法逃离一丝。



      霓凰像一个残破的布娃娃,被苏哲扯的支离。她的痛,她的汗,她的唔咽,强烈的刺激着他的感观,让他不由自主的癫狂。在极致到来的那一刻,他死死抓着她的纤腰,尽力将自己埋入霓凰最深处。他颤抖的低吼着,亦让泪滑出眼角。



      这药,当真是其妙无穷。




评论

热度(51)

  1. GHOST奇遇🌸✨🌸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