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HOST

【三生三世】(靖凰)(苏凰)

奇遇🌸✨🌸: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第一世 传说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第九章

      如果可以选择,霓凰宁愿永远不要醒来。她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,空洞无物的双眼,愣愣的望着帐顶镂空的雕花。豆大的泪珠,一颗挨一颗的滚落双颊。身体里撕裂般的疼痛,明明白白告诉着她,这一切不是梦境。虚无缥缈的,是景琰的求婚,自己的一生相依。

      依苏哲之命,端热水前来给霓凰洗漱的秋桐,甫入了内室,便看见衣物散了一地,而且,公主贴身的裹胸居然也在地上?公主向来只在沐浴时,才会脱下贴身衣物。

      “公主。”她惊恐的唤着,带着颤抖。将铜盆放于榻头矮几之上,回身拿帐勾,勾起床帐。还未及细看霓凰,便被床铺上斑斑点点的血迹,惊的倒抽一口凉气,低呼道:“公主,你怎么了?”

      “秋桐……”霓凰仍是一动不动,麻木的应着。

      秋桐少见霓凰如此模样,瞬时红了眼眶,俯身去扶她起身,却无意间扯动了她下体,疼的霓凰拧眉抽息着,跌靠在秋桐身上。

      秋桐这才看到棉被下,霓凰空无一物的身体,她立即面如死灰,颤声道:“是谁这么⋯⋯”转瞬却又想到什么,大胆两字竟生生咽了回去。

      霓凰低头看着满身狼藉,痛苦地别开眼,咬牙暗忖着:苏家乃楚国贵族,历代重臣,朝中党羽早丰,又手握重兵,根基之深几不可撼。她想了半晌,勉强稳了心神,恨声道:“不许胡说,先帮我沐浴净身,”

      一瓢一瓢的水,自霓凰头顶倾浇而下,她紧紧的抱着自己,垂首而立。水湿的青丝,在她身上蜿蜒如蛇,如苏哲纠缠的抚摸,让霓凰五脏一阵收缩,不由得弯腰干呕起来。

      秋桐见状慌忙过来搀扶,却被霓凰抢先一步抓住了手腕,她抓的那么用力,骨节兀立血色尽失。秋桐吃痛不过,却又不敢造次,只得强忍着,痛呼道:“公主,保重啊。”

      霓凰却是充耳不闻,她痛苦的弯着腰,抖的如风中落叶,垂于两颊的青丝,掩去了她如血双眸,和咬的几近崩碎的银牙。苏哲有朝一日,你加诸于我的耻辱,我必百倍奉还。想到这里,霓凰渐渐止了哭泣,嗜血的恨毒慢慢爬上眉梢眼角,深吸一口气道:“更衣,传苏哲前来觐见。”她清冷无波的声音透着噬骨的狠绝。

      霓凰以为她可以以冷绝之姿,面对这个打碎自己一生快乐的人。可当苏哲仍是一脸清淡的,站在自己面前时。霓凰仍是几近崩溃了。她恨不得冲过去杀了苏哲,却又踟蹰难行的胆怯着。抖了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,自齿缝里挤出几近溃散的语言:“你竟用这样下作的手段留我。”她凝视苏哲的眼睛,已快要滴出血来。

      苏哲却是一脸的理所当然,盯视着霓凰的眼中,没有丝毫愧意,冷冷的反问道:“那我成功了吗?”他死水无澜的声音,透着绝望的孤独,你的情我不要,你的人永远走不掉。

      有那么一瞬间,霓凰竟被他的孤绝所憾,语塞的愣在原地,胸中凄楚一片,不知是痛是酸。

      苏哲却是勾唇笑的清浅,绝然道:“公主一定很想杀了我,只是现在还没有这个实力,不若忍辱负重徐图后计吧。”他如说旁人般风清云淡,只是一惯清透的眸子,竟变得阴鸷一片。

      霓凰强忍着泪水,傲然的昂起头,警告道:“你的头颅我先寄放在国师这里,早晚有一天霓凰定会亲手讨还。”她一字一顿的说着,恨意入骨。

      苏哲笑了,笑的狂乱而凄绝。反激道:“苏哲静待那日到来,只是萧景琰怕是等不及了吧,公主不去见见吗?”他含笑而语,竟有癫狂之态。

      听见景琰的名字,霓凰强撑的坚硬在一瞬间崩坏,巨大的痛苦漫天遍地的袭来,泪水再也忍不住决堤而出,她痛苦的望着苏哲,颤声道:“国师莫要欺人太甚!”

      苏哲对她的指责视若无睹,反而微微上前,戏弄般抚去霓凰脸上泪水,冷漠而言:“你不去,萧景琰怕是死不了这条心的,吴国存亡,全在你一念之间。”

      霓凰气结,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。抖了半天才挥手打落苏哲抚在自己脸颊上的手,她知道苏哲并非妄言,他灭吴越之心早有,楚国亦有这个能力。她一瞬不瞬的凝注着苏哲,第一次觉得,自己似乎从来都不曾认得他。亦第一次从心里怕到胆寒。


评论

热度(41)

  1. GHOST奇遇🌸✨🌸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