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HOST

隔壁谭叔13

阡陌:

leo吃饱了奶睡着了,老谭过来接过孩子,放到婴儿床上就迫不及待的亲孩子他妈


“老谭你别闹!”安迪有点窘迫


“昨晚我走以后你睡的好吗?有没有想我?”搂过安迪一块儿躺在床上


“作为单身成年人,作为朋友,咱们偶尔有一次没什么,但是别当真啊!”安迪轻轻挣脱出来


“我已经当真了,你看五一结婚还是十一结婚好?五一虽然赶了点,我动作快些,可以的!”


“我说过我不会结婚的,你照顾我们母子这么久,十分感谢,但是别在我身上耽误工夫了”


“那昨晚是你无以为报以身相许是怎么滴?”谭宗明脸色不好


“你很性感!我享受了下,谢谢”


“不用客气,你也很性感,让我也好好享受这辈子吧!”老谭直接开始动手动脚,小家伙不合时宜的咧嘴叫了起来,无奈之下一蹿下地抱起儿子“leo怎么了,爸爸看看!”纸尿裤里传来臭味,老谭倒也麻利,打来温水一手抱着,一手给他洗干净小屁屁,光着屁屁放到妈妈边上,小家伙已经能坐住了,伸手居然就是要解妈妈的衣服,打算吃几口抚慰一下心灵。安迪怎么看他解衣服那神情怎么熟悉,老谭倒了水,扔了纸尿裤拿来干净的坐在儿子边上,发现安迪看他们爷俩,也是一笑“不会是怀疑这小家伙是我趁着你睡着了,迷奸你来的吧?”


“不可能!”安迪自言自语,或许是巧合,或许那个供体和老谭长得像!或许是真像刘妈说的,孩子谁带的多像谁,好像也听其他人这么说过。


“不同意五一结婚,那我按照十一结婚准备了!”


“老谭,我说过,我不会结婚的!”


“我记性不好!”老谭看leo盯着那只皮卡丘,连忙把它拎了过来,扶着他骑在皮卡丘身上,两只小胖手握着皮卡丘的耳朵,兴奋的小屁股一颠一颠的。靠在安迪身边,看儿子玩的兴奋,老谭笑的一脸褶子,“快长,长大了爸爸带你去骑马!”


“老谭,leo没有爸爸!”


“闭嘴!我就是他爸爸!再敢说没有我就当你诅咒我!”见安迪被自己说的哑口无言,老谭心里得意的很,反正我承认了我是leo爸爸了,日后算账的时候已经能减轻处罚吧!


小家伙吃果泥吃成了小花猫,妈妈喂好了leo抓紧打水给他洗澡,刘妈不在家,厨师做好晚饭就走了,老谭在家里赤着上身就穿个睡裤给儿子洗澡,见盆不过瘾,索性在浴缸里放好了水,老谭跳了进去,让儿子坐在自己肚子上,爷俩互相扬水,闹得不亦乐乎,听到俩人兴奋的笑声,安迪也笑了,她不太好意思看老谭洗澡,在沙发上等着这俩人出来。


家里一点都不冷,安迪准备了浴巾等着包孩子,“安迪,洗好了,进来抱!我身上都是水,别摔了咱儿子!”老谭坏笑着喊她进来


安迪进去包好了leo抱到床上,老谭随后放了水,也进了卧室,小家伙一点也不老实,小腿乱踢似乎还沉浸在刚才和老谭闹的样子,安迪麻利的给抹好婴儿润肤露


“你看,他是不是有尿?”老谭盯着孩子那里看


“我怎么知道”安迪觉得他没正经


“你看啊,一翘一翘的!”老谭拿个一次性纸杯边嘘嘘边等着,果然接到了,乐的老谭把杯子举起来给安迪看


“老谭,别激动,别一会儿冲动再给喝了!”安迪一把拿过,去卫生间倒掉,把纸杯扔了回来看老谭已经给他套上上衣,小屁屁光着坐在老谭肚子上,摆弄老谭的手表


“穿上拉拉裤吧,别一会儿把床尿了”安迪拿了拉拉裤过来


“尿就尿呗!光着多舒服,我们leo现在还可以光pp呢,再大些,人家该说咱们是流氓了!”


“尿了我怎么睡?”安迪拿他也是无语


“我那屋床上随便你睡!还有洗干净的生猛老谭陪着!”


“你当着孩子能有点正经不?”


“他又听不懂,再说了,撩妹是技术,早点学会,省的长大吃亏!是吧,leo叫个爸爸!”老谭冲着他一眨眼


“leo叫uncle tan”


“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”leo不理这两只打嘴仗,吃过晚饭,老谭就开始晃要把leo哄睡


“让他再玩一会儿!”安迪抗议


“让他睡觉,你陪我玩儿!”安迪抱过leo在窗户那里看外面的灯光,老谭收拾了桌子刷碗之后见leo还没有睡觉的意思,抱过leo逗他


安迪坐在沙发上歇一会儿,老谭爷俩凑了过来“leo,爸爸请你吃饭好不好?”说着解开了安迪的上衣,leo一看正中下怀,一口咬住咕咚咕咚吃了起来。孩子吃着吃着小眼迷离,很快就进入了梦乡,老谭一脸得逞的笑,手在孩子和乳之间直接插了进去,轻轻的抱起放到婴儿车里,安迪正扣哺乳内衣的扣子,还没等扣完,老谭风风火火凑了过来“给我检查一下,还有没有余粮”一口含住,吸允了起来,“这个吃的够干净的了”又换另外一个,一边吸一边把她身上碍事的衣物统统除去,“这里可以放心的叫,不会吵到leo”让她枕上沙发扶手,开始认真的打量着她,安迪被他看的有些害羞,缩进了他的怀里,又被他抓了出来“昨晚夜灯看不清楚,咱俩好好看看彼此啊!”轻轻蹭了蹭他脸颊,老谭直接把衣服脱了扔到一边,张牙舞爪的那儿叫嚣着抵住了她,手指探探路径 还不算满意,跪在地板上 ,一寸一寸品尝沙发上的人体盛宴,小巧的耳垂,尖尖的下巴,精致的锁骨,巧挺的乳,他贪婪的吸着甜甜的乳汁,连吞咽声都带着情欲,光滑的小腹上一条疤痕,触手依旧明显,轻轻的吻着这条疤痕,老谭有些后悔,早点下手,会不会她就不会受这么多苦。那儿已经泥泞不堪,老谭依旧不愿意放过。舌头打着圈,安迪开始低哼,扭动,禁锢着她修长的腿,吸允搅弄,捉弄那敏感的小珍珠,用舌头按住它,或是轻轻舔舐,惹的安迪轻声唤着老谭。鼻尖挂着晶莹液体的老谭一下子抬头挺腰,一杆到底。她抓紧他的腰身,像只树袋熊一般挂在他身上,由着他索取,“老谭,老谭”客厅充斥着安迪低声呼唤和老谭越来越急促的喘息,一声粗重的喘息老谭把热流传递给她,安迪轻轻的抚去他额头的汗“买了一盒,怎么不用?”


“你喂着孩子,又不来那个!我当然直接干了”


“那还买?”


“提醒你,咱俩现在是纯洁的男女关系,有什么事,床上说”抱起她,放好了热水,把身上的汗洗去,“一起吧”抱着就进屋


安迪挣扎下地,把他推了出去“晚安”狡黠一笑关上了房门





评论

热度(100)

  1. 鱼水晶阡陌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