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HOST

圣诞舞剧(下)

一闪一闪小星星:

咳咳,礼物补全,长长的一篇,内含小车,羞羞羞羞,先撤了,慢慢品尝。


咳咳咳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“Hello,I'm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就惊讶的张大嘴巴。

谭宗明亦是惊讶。

“安迪?”

“学长?”

两人一起开口。

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又是异口同声。

……

“我来看舞剧,你呢?”谭宗明搓了搓鼻子,打破了沉默。

“So,是你要见我?”

“黑天鹅的扮演者是你?” “我想是吧。”安迪的脸刷的红透了,就像是做坏事被抓包的小孩子,低下头摆弄着指甲不再看他。

看着面前脸红到要滴血的小姑娘,谭宗明好想捏捏她满是胶原蛋白的脸蛋。

手举到一半又收了回来,暗暗责怪自己在打动什么歪心思。有些尴尬地开口道:“我送你回家吧,现在外面快要下雪了。”

刚关上车门,天空就飘下了几片雪花。

纯洁,晶莹。

“学长,下雪了。”卸下伪装的安迪,就像个未成年的小孩子,对雪花这种由空气中的水蒸汽凝华而成的固态降水充满了好奇。

她趴在车窗上,对着窗外纷飞的洁白愣了神。双颊上还有刚刚未消散尽的一抹嫣红,窗子上的倒影,甚是可爱。


路越行越远,雪愈下愈大。行至路半,便已将黑乎乎的柏油马路遮得严严实实。

谭宗明有些担忧的看看自己的小破车,再看看路况,最后偏过头看看还沉浸在银白色世界里的小姑娘。

徒自纠结了好一阵,有些难为情的说:“安迪,现在雪越下越大,恐怕我们还没到你的宿舍就在半路抛锚了。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今晚先来我的公寓住一晚,明早雪停了我再送你回去?”


“这样会不会给你添麻烦?”大脑迅速运转得出的结论是借住在谭宗明的公寓里。

“不会,公寓的书房连接着一间客房,正好。”

“那就打扰你了。”

插入锁孔的钥匙轻轻转动,咔嚓,门开了。

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巨大的落地窗。

“进来吧,就当这是自己家,不用客气。鞋柜里有未拆封的拖鞋。”

进了家门,谭宗明踢掉自己的鞋子就钻进了厨房,只留一脸懵逼的安迪独自站在门厅,不知所措。

等着谭宗明端着两杯热可可走过来时,看着站的笔直的安迪,有点想笑。

“学长,请恕我冒昧,为什么你的公寓里没有圣诞节的氛围?”入夜,二人坐在落地窗前,品着谭宗明珍藏的红酒谈心。


“嗯?为什么这么说?”

“学长的公寓里没有跟圣诞有关的装饰物。”

谭宗明笑了笑,买了个关子。“想知道啊?”看着面前人的眼睛,就好像看到了猎物的兴奋。“那这样好不好?我告诉你为什么之后,你告诉我你为什么去参加舞剧好吗?”

安迪偏着头想了想,觉得这笔买卖并不亏,便应了下来。

谭宗明深情地看了安迪一眼,缓缓开口。

“因为有人不喜欢节日氛围,最主要的是她不喜欢大红色。”

他望着飘雪的夜空,抿了一口酒。

“她是我见过最独特的女孩,长得漂亮,却不合群;有超高的智商,却也有着极低的情商;能力非凡,却总是处理不好人际关系;性格高冷,不善与人接触;就算是泰山崩于前,也能一头埋在书堆里。她就像一只刺猬,用厉刺将自己保护起来,不容的别人的半点侵犯。”
“她是一个有着男孩子的名字的世界上最好的女孩子。”

“我很爱她,我爱了她整整三年4个月零25天,可是不知道她爱不爱我。”

“所以从爱上她的那一刻起,我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方式。”

“我开始晨跑,埋头苦学,穿黑白色调的衣服,清理了身边所有纠缠不清的女伴。当然,自那以后,我的身边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节日的颜色,无论是圣诞节,复活节还是其他的什么节日。”

“只希望自己能配上优秀的她。”

再一次望向安迪,却看见她眼里的凶涛骇浪。安迪知道之前自己对这位学长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,现在她隐约觉得那就是爱情。她很害怕,非常害怕他爱的人只是一位跟自己极其相似的女孩,而不是她,安迪。


“你想知道她是谁吗?”


还未等安迪点头。

“我爱的人她叫安迪,就读于哥伦比亚商学院,是现在就坐在我面前的年轻貌美又特殊的女孩。”

“安迪,你爱我吗?”语气中透露出的是渴望。

谭宗明想要得到肯定的答复。

墙上的钟表“哒哒哒哒”的走个不停,时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,就在谭宗明的心要凉透的时候,身边的佳人竟放下手里紧攥着的高脚杯拉着他站了起来。

柔软的嫩唇,贴附上他的双唇,凉凉的,甜甜的,还有着红酒的香气。瞬间有一股电流从头到脚刷的一下穿过。

还未等他好好品尝,便分了开来。

安迪闭着眼睛,喘着粗气,红着脸,有些不稳的退了几步。

“书上说,爱一个人,会感觉浑身发软,心跳加速。”

她突然抬起红透的脸,双目对视。

“学长,我想我也爱你。”

得到肯定的谭宗明惊喜地将人儿拥进怀里,感受到她从全身僵直到放松再到搂着脖子与自己热吻的变化。

等着安迪回过神来的时候,已经躺在一张大床上了,看周围的摆设,这应该是谭宗明的房间。

压在自己身上的学长,正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,他的眼睛真好看,里面就像有星星和大海。

“安迪,可以吗?”嘶哑的声音,是情动的味道。

笑着闭眼,羞涩的点头。

“安迪,睁开眼,看着我。”有些霸道的开口,他希望她的第一次能永生难忘。

安迪乖乖的睁开眼,看着他下床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个小小的方形东西。再看着他压到自己的身上,看着他与自己接吻,看着他解开胸前的纽扣,内衣搭扣,大手轻轻揉搓着。看着他褪下彼此的全部衣物,细细抚摸。

感受着自己的动情,感受着他的勃起,感受着被爱的滋味。

他吻着安迪的额头,脸颊,嫩唇,脖颈,胸口,双峰,肚脐,大腿,膝盖,小腿,再到早已春水涟涟的秘密花园。

初经人事的安迪全身颤抖,抑制不住的发出阵阵呻吟。

用她的小手握住自己的骄傲放入她未曾被开采的秘境,慢慢的挺进,感受到她的紧张,大手再次附上双峰,揉搓着,舔舐着。

一层障碍让谭宗明停下动作,轻声说道:“宝贝,一会儿会有些疼,忍忍就好。”

“嗯。”本想应下到口却是充满色情的呻吟。

急不可耐的扭着身子,邀请他,渴望他。

可突破屏障的那一瞬间竟是如此的痛,鲜血从洞口缓缓流出,泪水流到脸颊便被吻掉。

挺进,撤出,再挺进,再撤出。

感受着彼此的爱,交付着自己的全部。

事过,二人双拥躺在床上。



“宝贝,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?”

“嗯?”

还未恢复的安迪迷迷糊糊。

“告诉我,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剧院?”

“事情是这样的。”终于回过神的安迪坐了起来,表情颇为严肃,却未顾及到自己全裸的身体。“我们这次公演筹集到的钱会捐给福利院的孩子。因为我经历过那种生活,所以我希望能尽自己的力量去帮助他们。我从很小就有学过芭蕾,所以当我看到海报的时候就去报名了。”

“噢,我的宝贝,你美好的就像天使。”

再次被扑倒的时候,雪停了。

放眼望去,窗外一片洁白,美好的就像天使,像我爱的人一样。

评论

热度(8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