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HOST

谭安 传说中的自行车 其实是无题的实在想不出来

星光闪闪—想涛的星星:

(正文)
之前的懒得再打上来,所以看前传(或者叫预告?)的孩纸们请自己到我的首页去翻吧~
嗯这个正文很长是真的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老谭,你走之后,我的生活简直一团乱麻……先是孩子掉了,又是包奕凡出轨了……我真的没想到,一切离开你竟会如此糟糕。你不要离开我了,好不好?”安迪搂住谭宗明的脖子,红着眼眶说。
  
谭宗明轻轻抚摸着安迪的头发,强硬的挤出一丝生涩的笑:“安迪,我再也不会走了,我会永远陪着你。我看错了他。要是当时我主动一点,现在你也不会受这么大的罪……”
   
两个人就这样,拥抱着。安迪用心感受着,记忆着谭宗明的气味,温度。就在此时,谭宗明忽然放开安迪:“安迪,可是你是包奕凡的合法妻子我,我们这样……”
  
“老谭,我求你不要在我面前提起他。他就是个人渣!”一提到包奕凡,安迪就感到绝望。而谭宗明带给安迪的,是无限的温暖和希望。
   
“安迪,现在一切都过去了。有我在呢。”
 
 
  
第二天,安迪和包奕凡去办理了离婚手续。对于安迪来说这是释放。对于包奕凡来说是解脱。没有爱情的婚姻,可以美满,但是没有了信任,婚姻就是捧在手心的流沙,随时可能流逝。
 
安迪走出民政局,轻松不少。谭宗明把车停在不远处,等着安迪。可是等来的却是包奕凡。他光明正大的坐进副驾驶,戏谑的说:“我靠,是你把我老婆勾引走了?我早该料到这一天。hehe!”
 
谭宗明却铁青着脸:“畜牲,你特么就没把安迪当过你的妻子!你知不知道你带给安迪多大的上海!你说啊!”谭宗明气极了,转过身揪着包奕凡的衣领,瞪着眼咬着牙,大声地冲着包奕凡吼道。
 
包奕凡惊到了,这个谭宗明至于这样生气吗,不屑的说了一句:“呵,至少我摆脱了这个累赘!”都不正眼看一下谭宗明。
 
谭宗明下车,把包奕凡扯到一个角落里,揪着包奕凡的衣领恶狠狠的说:“去,跪下给安迪,道!歉!”包奕凡却大笑起来:“我包大少给一个女的跪下?呵!”
  
谭宗明彻底被激怒了,照着包奕凡的脸就是一拳,然后用胳膊肘狠狠地击打的包奕凡的胸口,不会致人死亡,但是足够他躺一天。包奕凡瞬间晕倒,谭宗明拿起手机:“老严,来民政局,把这个家伙随便找个宾馆开个房扔在床上。”
   
老严:“这是你做过最爷们的事!”
 
 
 
 
安迪和谭宗明上车,谭宗明扭头:“安迪,天色有点晚了吧。我们去外面吃一点,好吗?”安迪点点头,对于谭宗明的建议安迪几乎全部无脑认可。
 
安迪和谭宗明要了一瓶红酒,本来酒量就不好,又喝了好几杯酒的安迪,现在已经有一些脸红,而谭宗明却依旧清醒。已经十点了,谭宗明想送安迪回家,安迪却硬要跟着谭宗明去谭宅。谭宗明家里上上下下全部刷漆,说是无味漆,事实却狠狠打脸——真特么呛。安迪的身体一直很虚弱,油漆的味道肯定会伤到安迪身体。没办法,只好和安迪会欢乐颂……唉!
   
谭宗明给安迪把副驾驶座椅调好,安迪半躺着就睡着了,谭宗明一次又一次扭头看安迪,看安迪睡着了才放心开车。
 
 
 
 
把安迪安顿在床上,谭宗明刚要起身离开,安迪却一把拉住谭宗明:“你……别走……”
  
谭宗明老脸一红,说:“安迪别闹了,乖,好好休息,我去把小曲叫来陪你就好。”可安迪依然死抓着不放,并且坐了起来,搂住谭宗明:“今晚陪我。”
 
“安迪你喝醉了吧……乖,好好睡觉啊。”谭宗明哪能说不心动,可是乘人之危这种时谭宗明做不出来,尤其是对于安迪。
 
“老谭!我现在很清醒。”安迪站到了谭宗明面前,谭宗明还来不及站起来,就被安迪摁倒在床上狠狠地吻了起来。谭宗明吃了一惊,安迪这……也太主动了啊……
 
吻,在双唇触动定格时,激发沉睡的爱情。纵使冰山尘封,纵使熔岩灌溉,它是热烈的,渴望的,更是时刻会触动人心的。
 
谭宗明叹一口气。算了,既然都是成年人,没什么忌讳的。
 
谭宗明一翻身,将安迪压在身下,用唇舌去体会安迪口中的温度,安迪也伸手搂住谭宗明。
 
谭宗明一只手搂着安迪顺便支撑着自己,另一只手却不安分的摸向安迪的胸口。安迪完全沉浸在这个吻中,只到谭宗明解开了安迪所有的扣子,安迪才发现自己的扣子已经全部解开了。安迪下意识的反抗了一下,身上却绵软无力,轻飘飘的。
 
谭宗明挺起身来,揉捏着安迪胸前的柔软,安迪的脸如有火烧般的灼热。她的手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来搂住了谭宗明的脖子。

做足了前戏,谭宗明褪下安迪的裤子,安迪也为谭宗明脱下衣物。二人衣物褪尽,以最坦诚的方式面见着对方。
 
大片大片的云翻滚而来,阵雨说下就下。谭宗明慢慢地进入雨水涟涟的洞口。待到全部埋进去后,谭宗明便随着安迪的呼吸缓缓的动起来,安迪也不由自主的随着谭宗明上下起伏着。
 
“等等,老谭!保护措施……”
“不必要。我们要个孩子吧?怎么样,安迪?”
“……”
 
安迪完全沉迷进了欲海,没有什么力气说话了。谭宗明也只当做安迪同意了,加大幅度的运动起来。细腻的汗珠从安迪的额头上流下来。安迪不得不同意,谭宗明无论做什么,总是风度翩翩的,这种事也一样,懂得循序渐进。
 
金黄色灯光折射着二人的欲望,房间里充斥着暧昧的水声。
 
“啊……”安迪达到了顶峰,粘稠的液体从洞口流出。谭宗明频率也渐渐加快,安迪已经绵软无力,感到浑身都是轻飘飘的。
 
谭宗明也快要达到了巅峰,狠狠的抽动几下,释放了出来,同时,安迪也再次登上了顶峰。
 
 
第二天早上,阳光急不可耐的从窗帘的缝隙里钻出来照在房间里。此时,谭宗明把安迪搂在怀里,看着安迪还依靠在谭宗明怀里香甜的睡着。谭宗明不知道怀里的小女孩梦到了什么,他只知道,安迪此时幸福无比。

评论

热度(66)